Banner
首页 > 新闻动态 > 内容
广东力推水性防锈漆防治有机废气
- 2019-04-12 -

水性防锈漆化生产是行业防治VOCs污染的关键,粤六家集装箱主要制造商中,已有五家启动水性化改线”,近日,由水性平台主办,广东省涂料行业协会协办的“水性引领绿色生活,2016集装箱水性化研讨会”上,与会专家透露。而近日省发改委发布的《广东省2016年节能减排工作要点》也提出,广东将推进8家集装箱制造企业及50家汽车和摩托车制造(表面涂装)企业实行VOCs排放控制;推广使用水性涂料。

目前,臭氧和PM2.5是影响我省空气质量改善的最大挑战。其中VOCs(挥发性有机化合物)作为臭氧污染的元凶,其产生的主要源头来自工业生产,其中大部分来自工业涂装相关上下游行业。


今年7月1日,全国首个集装箱制造业排放标准——广东省《集装箱制造业挥发性有机物排放标准》(以下简称《标准》)正式实施。《标准》规定了集装箱制造涂装生产线的污染源界定与时段划分、污染物排放控制要求、污染物监测要求、实施与监督。

水性化可减排七成以上


在集装箱制造行业,使用涂料主要为溶剂型涂料,同时在涂料使用过程中至少还需添加10%-20%的稀释剂,主要成分为甲苯、二甲苯,因此会产生大量VOCs。

据了解,我国是集装箱制造大国,世界95%以上的集装箱在我国制造生产。广东则是我国集装箱生产的主要基地,集装箱年设计产量约为150万TEU,实际产量约100万TEU,约占到全世界的30%,VOCs排放量在7万吨以上。


与会专家介绍,当前约四成的VOCs排放是与工业有关,而这其中的约80%与涂料行业相关。


今年3月22日,中国集装箱行业协会在上海签署了《中国集装箱行业协会VOCs治理自律公约》(以下简称《公约》),呼吁全行业统一开展从源头治理VOCs污染的行动,放弃过渡性的末端治理方案,由占产业绝对领导地位的四大造箱集团牵头,供应链上下游协同,全面推广应用环保的水性涂料,并制定严格的环保产品和工艺的技术标准。


《公约》还约定,协会成员如被裁定违规,将按照800元/TEU进行惩罚,以增强《公约》的约束性。


随着环保问题日益受到重视,伴随着各类法规条文及公约的出台,集装箱涂料逐渐向水性化转变。


相对于不经处理直接排放的旧工艺,在集装箱制造行业使用新型的水性涂料,不但低毒或无毒,而且不易燃,生产过程及涂料转运安全,更重要的是水性涂料生产过程中挥发的有机物(VOC)极大降低,即使不经处理排放,对空气污染也极低,实现减排的目标。


根据测算,集装箱生产企业实施水性化转型,每年带来的VOC减排最高可达70%~94%以上。以2014年7月完成生产线改造的东莞马士基为例,在实现100%水性化生产后,累计已生产水性集装箱约28万TEU,节约VOC排放高达3 633吨。


除了减排的优势外,水性涂料还有着其他优势。水性平台会员韩文煜介绍,集装箱水性涂料防腐不仅仅表现在物理损伤位置,而且对底漆和面漆腐蚀扩散也非常有限,对于破损附近的底漆仍能很好地保护金属。在底架、顶板、角件、后框焊道这些影响箱体寿命的关键位置,水性涂料也表现极佳,对箱体几乎没有锈蚀。

已实施的《标准》规定,标准限定集装箱的VOCs最后要达到110 g/m2的排放水平。

为了实现这一排放目标,《标准》对现有和新建项目提出了两个时段的排放标准,其中集装箱制造涂装生产线单位面积VOCs排放量第一时段的排放限值是200 g/m2,第二时段为110 g/m2。现有项目有一年的过渡期可以进行技术改造。即现有项目在2016年7月1日至2017年6月30日期间执行第一时段限值,自2017年7月1日起执行第二时段限值;新建项目则直接执行第二时段限值。


目前,我省六家集装箱主要制造商中,东莞马士基实现100%水性化生产已有2年时间了,深圳南方中集、惠州太平、惠州新华昌、广州东方国际等四家制造商均已完成生产线的改造,并逐步开始水性漆试产。而新惠中集则因其制造生产的集装箱为特种箱,对涂料性能有较高要求,目前改线还在计划中。


以惠州新华昌为例,在6月30日前,也就是《标准》正式实施前,新华昌已把所有油性漆集装箱生产完毕,并对生产线开展最后的清洗。7月3日起,新华昌开始投产水性箱,计划先投产1万只水性箱。


在东莞马士基集装箱生产车间,记者看到,一排调温调湿设备正在运作。工人介绍,水性漆是以水替代天那水(香蕉水)作为稀释剂,不含有机溶剂,但是对施工环境要求很严。调温调湿设备主要是提供干热的空气以配合水性漆的使用。


与会专家表示,广东省集装箱制造业的水性化改线最为彻底,五家大厂已经或即将具备适应各类水性漆生产的能力。


根据东莞马士基提供的数据,截至今年6月,东莞马士基生产水性漆涂装的箱总计超过40万台。韩文煜介绍,全国多数集装箱制造厂家已开始试产水性箱,少部分已实现水性箱的量产。


资金、技术仍是瓶颈

改造减排,势在必行,这是参会业内人士的共识,但改线的实际操作中也存在一些困惑。

水性平台会员张逸铭表示,改线后企业面临使用水性漆将带来的成本问题,水性漆比溶剂型涂料高出15%-30%的价格,即使企业愿意承担所有成本和风险,但是由于地区发展的不平衡,或者各地方政府的政策不同会造成不公平的竞争环境。张逸铭建议,应对自觉减排企业适当奖励。


省环科院参会人员表示,在对VOCs有机废气收集和末端治理上,技术仍有待进一步改进。


以我省集装箱制造厂采用的吸附回收工艺为例,该工艺虽然具有净化处理效率高、吸附剂可循环利用、具有一定经济效益、适用面较广等特点,但缺点是废气必须经过预处理,还需要经过溶剂精制分离等工序方能达到回收利用的要求。而在上海集装箱制造厂采用的吸附脱附催化燃烧法,虽然有净化处理效率高、吸附剂可循环利用以及能降低能耗的优势,但缺点是投资大、运行维护成本高、废气须经过预处理、催化剂须定期更换。


“供应商应加大对水性技术的研发投入与技术创新,为减排提供更强的技术支撑”,省环保厅环境监测与科技标准处处长林文则表示,环保部门将统一加强环境监管,为企业营造公平的减排环境。